[译] 为什么我们需要 Web 3.0

为什么我们需要 Web 3.0

以太坊联合创始人 Gavin Wood 以“为什么今日的互联网破败不堪 —— 我们将来怎么能做的更好” 的主题演讲

我在四年前提出了 “Web 3.0” 的概念,那时候,我很清楚我联合创建的以太坊,提供了一个平台可以使人们以双赢的方式互动,而不需要互相信任。通过消息传输和数据公开,我们希望能构建一个功能和今天一样的 Web 网络,它是点到点的,无服务器,无信息流管理权限。

如今,由于关键组件的缺失或出错,缺乏可扩展性,以及很多项目的兼容性问题,我并不总是能很容易地在隧道尽头看到曙光,或者到达尽头。但是有一点从始至终从未改变:中央集权在社会上不能长期站住脚,政府也是因为无能而无法解决问题。

今天的网络哪里出错了呢?简言之,就像一个巨婴,它年龄长大了却没有发展成熟,尽管通过分组交换和超文本平台连接世界各个角落是一项令人难以置信的成就,但是网络已被自身成就所腐蚀。

今天的互联网从设计上就被打破了

回溯到 90 年代,互联网是一个非同寻常的地方,谷歌还用着 .org 的域名,开源软件被有史以来最厉害的垄断者之一形容为“癌症”,而“信息快速路”和“网瘾”作为新名词正受到关注。人们(像我一样的青年)有很多还在运营着他们自己的网站和邮件服务器,渔民在购买渔船时就曾争论过“网络中立”。互联网的结构还未受到社会形态的扭曲。它依然是赤裸裸的却充满力量,映射出了它的学术性和狂热的本源。

在接下来的 20 年,“万维网”将改变我们所熟知的自然社会。然而,虽然互联网的基本架构没有为向其他方向的改变提供保障措施,但社会必然会在网络上留下自己的印记。

技术经常反映了它的过去,它与之前的作用一样,只是可能比之前更快,更稳固,更优或者更健壮。伴随着全球经济网络化,我们复制了与之前相同的社会结构。一定程度来说,我们拥有网络去感谢富人和穷人之间,强者和弱者之间,以及开明和闭塞的人之间的现代分歧。

今天的互联网从设计上就被打破了,我们看见了财富、权利和影响力掌握在贪婪的、狂妄自大的或者纯粹的拥有恶意的人的手中市场、制度和信任关系都已经转移到了网络这个新平台上了,伴随着密度、权利和角色的变化,但这些变化都是朝着同一个方向的。

看看我们如何在网上付款。在 Web 2.0 的时候,你没有权利自行付款。实际上,你必须联系你的金融机构代表你去做这件事情,你甚至连做一些例如交水电费这样的小事都不被信任。如果你想在网上联系你的朋友,那么你可能需要通过 Facebook 帮你传达消息。

技术常常反映它的过去...随着经济全球化走向网络,我们重塑了和从前一样的社会结构。

经营这些业务的大佬们通常对我们的生活和工作十分重要,他们并没有(表面上看)邪恶的意图,但也绝不会以仁慈或道义行事,他们利用我们的信任赚钱,给我们提供信息服务,随时可能在不方便时抛弃我们。

我们大多数不惧怕政府或者公司侵犯我们的生活,但是有证据表明他们的野心不符合我们的利益。看看维基解密,在 2010 年,一群广受尊敬的新闻工作者通常对公众热点进行报道,他们被像 PayPal 和 Visa 这样的金融机构作为目标被切除,并且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如果你想给维基解密办一个完美的、合法的慈善捐款,最好还是算了。

世界上如此多的数据通过几根电缆传播,不便的事实是,除非我们落实好开放软件的协议,否则我们日益发展的数字化社会将继续面临来自社会内外(外部:如果俄罗斯干预我们的选举)的恶意权威的风险。那些希望保护和平的人、战后自由主义者需要意识到:我们现今的数字架构必将放大社会的污点而不是限制它们。

Web 3.0 是一组包容性协议,为应用程序开发者建块。这些构建快取代了传统的 Web 技术,例如 HTTP、AJAX 和 MySQL,但提供了一种开发应用程序的全新方式。这些技术为用户提供了强壮的并且可验证的保障,即他们接受和发送的信息以及他们的支付信息。通过授权用户在低障碍市场中为自己行事,我们能确保审查和垄断无处可藏。将 Web 3.0 视为可执行的 Magna Carta —— “个体对暴君权威武断的自由的基础”

如果社会还没有在其他平台上应用 Web 3.0 的原则,它将会持续腐化最终瓦解,正如中世纪的封建制度和苏联共产主义在现在民主国家中站不住脚一样

Web 3.0 的应用既不迅速也不彻底,由于根深蒂固的传统利益控制着我们的数字生活,并且利益通常在立法者、政府和科技垄断者中保持一致(思考下国安局的棱镜计划如何获得 Google 和 Facebook 的协助),一些司法机构甚至尝试着使新 Web 的组成部分非法化。俄罗斯已经宣布了比特币非法,英国也表达出了(荒谬的)禁止强加密的意愿。

Web3.0 是一组包容性协议,为应用程序开发者建块。这些构建快取代了传统的 Web 技术……但是提供了一种开发应用程序的全新方式

如果社会还没有在其他平台上应用 Web 3.0 的原则,它将会持续腐化最终瓦解,正如中世纪的封建制度和苏联共产主义在现在民主国家中站不住脚一样。这个新系统的方方面面,包括比特币或行星间文件系统,将首先获得牵引力,可能是在适合的领域,就像 Linux 在“雷达”中发现牵引力一样伴随着技术的成熟,并且传统公司必将放缓创新并将它们的产品视为能带来利益的产品(例如微软),Web 3.0 的优势会不断增强,比起城市或者国家去禁止使用 Uber、Airbnb、Grindr 和维基百科来说,禁止 Web 3.0 更是不可能的。

从用户的角度来说,Web 3.0 与 Web 2.0 没什么不同,至少在初级阶段,我们看到的技术都一样:HTML5 和 CSS 等。但是在后端,像 Polkadot — Parity 这样的链间区块协议将不同的技术线连接成一个单一的经济体并且一同运作。

我们将用 Web 浏览器,但它们可能被称作“钱包”或“密钥库”。浏览器( 或硬件层面的秘钥组件等)将代表着一个用户的线上资产和身份,允许我们不用去银行或者认证机构就能支付费用或者证明身份。仍有一些可信赖的第三方,保险公司或者备份服务等。但是它们将被商品化并且它们的活动将可追溯。就像这些服务提供商被迫在全球化、开放透明的市场中竞争一样,网络用户将免于哄抬物价和竟租。

Web 3.0 将引发一个全新的全球化数字经济,创造新的商业模式和与之匹配的市场,打破像 Google 和 Facebook 平台垄断,并带来自下而上的巨大革新。削弱政府对我们的隐私和自由的打击,例如广撒网的数据采集、审查和宣传将变得更加困难。

如是说,虽然我们不能预测这个新平台第一个成功案例以及它们将在什么时候出现,与之前的互联网发展一样,这个时间线可能要用几十年而不是几个月来衡量,但当 Web 3.0 出现时,它将颠覆我们对“数字时代”这个词的理解。


如果发现译文存在错误或其他需要改进的地方,欢迎到 掘金翻译计划 对译文进行修改并 PR,也可获得相应奖励积分。文章开头的 本文永久链接 即为本文在 GitHub 上的 MarkDown 链接。

掘金翻译计划 是一个翻译优质互联网技术文章的社区,文章来源为 掘金 上的英文分享文章。内容覆盖 AndroidiOS前端后端区块链产品设计人工智能等领域,想要查看更多优质译文请持续关注 掘金翻译计划官方微博知乎专栏